1. 首页
  2. 理财

急需《阅读改变人生》的3000字作文

阅读是为了活着。福楼拜如是说。阅读可以改变人生。阅读不能改变人生的长度,但它可以改变人生的宽度。阅读让人生在有限的长度内,宽广辽远,波澜壮阔,奔腾汹涌,浩荡激越.阅读不能改变人生的物相,但它可以改变人生的气象。外在的形貌基于遗传而难于改变,但人的精神可以因阅读而蓬勃葱茏气象万

阅读是为了活着。

福楼拜如是说。

阅读可以改变人生。

阅读不能改变人生的长度,但它可以改变人生的宽度。

阅读让人生在有限的长度内,宽广辽远,波澜壮阔,奔腾汹涌,浩荡激越.

阅读不能改变人生的物相,但它可以改变人生的气象。

外在的形貌基于遗传而难于改变,但人的精神可以因阅读而蓬勃葱茏气象万千。

阅读不能改变人生的起点,但它可以改变人生的终点。

阅读让人生永不听任命运的摆布,把握自己,执着地走向梦想的极地。

不论出身境地优裕或是贫寒,阅读可以改变人生的坐标和轨迹,奏响人生的乐章。

阅读穿越时空,为人类开辟了一个遥望世界的无限星空。

人类只有百年的航空航天史,然而,阅读却是人类心灵的飞翔机,是最早的“载人宇宙飞船”。

它与人生同步,却可以与时间逆行,揭晓迷离的过去,抵达遥远的未来。

它可以开启无数个维度空间,让思想纵横捭阖,通向伟大的心灵。

阅读是幸福的发祥地。

缜密的逻辑,深奥的思想,崇高的境界,伟大的灵魂,都环拥着阅读者。

你可以视通四海,思接千古,与智者交谈,与伟人对话。

做一个读书人,就是做一个幸福的人。

毫不客气地说,很多人从来没有学会阅读,没有阅读能力,因而也就无从领略阅读的妙趣,终生与书无缘。

阅读者不是阅读的机器。

它是读者与作者灵魂的互动,互相的显现。

你读到的,是那些文字在你自己心灵中的映像。

这种映像因你内心的气象而变幻无穷。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阅读的真义就在于,你读到了自己内心所感应、妙悟的意义。

阅读能力是人们与文本沟通的能力。

从阅读的技术上说,阅读是有方法的。

我们在获得了阅读的基本能力后,更重要的是对文本的解析能力。

食而化之,令文字有血有肉,有形有色,还原文字活化的生命。

如何改变人生? 不同年代, 不同时期,可以说答案各异、莫衷一是。

战争年代,参加革命,出生入死,功成名就,可以改变人生,那叫革命人生;和平时期,创业经商,创造财富,亦可以改变人生,那叫财富人生。

然而,我始终认为只有阅读,才能改变人生。

因为,“人生需要阅读,阅读可以改变人生”。

尤其是对广大青少年增长知识、提高修养、树立理想、坚定信念、奋发有为等方面,更具有重要影响和作用。

众所周知,求知的途径有很多,而阅读正是人们求知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之一。

学会阅读,既能接受前人探索自然、观察社会的成果,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也能通过报刊、书籍和网络搜集需要的最新信息,是我们认识世界、发展思维、获得审美体验的重要途径,具有求知、立德、开智、审美的多重功能。

文学大师福楼拜曾说过:“阅读不能改变人生的长度,但它可以改变人生的宽度;阅读不能改变人生的物相,但它可以改变人生的气象;阅读不能改变人生的起点,但它可以改变人生的终点。”

事实胜于雄辨,所有的成功者都是阅读者。

“悬梁刺股”这句成语典故,相信大家耳熟能详,如果孙敬不悬梁苦读,东汉就会少一个著名政治家;如果苏秦不刺股发奋,战国就会少一个著名纵横家;马克思因长年阅读,以至于在地板上磨出了“马克思足迹”,才有《资本论》这部政治经济学经典巨著问世;毛泽东就是在军旅之中不忘读书,胸有成竹,运筹帷幄,打出了一个红彤彤地新中国;著名主持人杨澜,能实现从丑小鸭到白天鹅的蜕变,机遇天份固然重要,但更重要还是阅读改变人生。

总之,凡爱好读书的人,他们之所以能够孜孜不倦地读书,都是因为他们早已将读书视为吸取精神粮食、享受生活乐趣、通向伟大心灵、视通四海、思接千古的一道时空之门,他们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之上,超越了世俗的生活层面,翱翔在自由的国度。

当前,我们的社会正受到“快餐文化”的强烈冲击,读书时间日益被大众传媒和大众娱乐所侵占,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一代逐渐沉溺于网络游戏、电视连续剧、选秀大赛等昙花一现的时尚文化,又或忙于人际关系、扑克麻将等世俗游戏。

此时此刻,假如我们没有足够的清醒,没有足够的定力,稍不留神,就很可能沦为美国人波兹曼所说的“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中的一员。

“学海无涯苦作舟”,要想成就事业、改变人生,就必须“读书”。

李白、鲁迅、巴金、冰心等圣者贤人留下的遗芳,将鼓励和鞭策当代有志青年,不断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读书。

朋友,当我们置身于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综合国力激烈竞争的大背景下,当我们清楚地知道任何竞争、实质都是人才的竞争的时候,为何不心存一片净土,选择在浩瀚的知识海洋里,发愤读书,立志成才之路,改变自己的人生,也改变中国乃至整个世界!

阅读是什么?

中国阅读学研究会会长曾祥芹教授的回答是四句话:“阅读是披文得意的心智技能,是缘文会友的交往行为,是书面文化的精神消费,是人类素质的生产过程。”记者注意到这个“阅读”定义超越了《中国大百科全书·教育卷》和《现代汉语词典》的界说,试图从“读者与读物、读者与作者、读者与社会、读者与自我”的四维空间开拓阅读的新境界。

深入一步说,其实,阅读价值的问题其实就是“为什么要阅读”的问题。

回答很简单,就是“科技价值”和“人文价值”。

曾祥芹教授说,一般来讲,目前人们对阅读的“科技价值”及有关“怎样读”的“阅读技法”比较关注,却相对忽视阅读的“人文价值”,包括情感态度和价值观问题。

因而,曾祥芹教授认为在检测阅读的价值时,不能只看到直接的、现实的效益,而忘记了间接的、潜在的价值;不能仅仅谋求立竿见影的近效,而忘记了日后不断迁移的远效,应该全方位阐发阅读的科学和人文价值。

阅读作为一种精神生产力,其种种价值,涉及个人和群体、物质和精神、科学和人文、行业和人生各个方面,发挥着“育人成才、经国济世”的巨大作用。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阅读万能”了呢?曾教授说,我们并不想把“阅读”鼓吹成“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但面对阴魂不散的“读书无用论”,我们不得不努力增强中国人的阅读动力。

阅读给我们什么?

“阅读是搜集处理信息、认识世界、发展思维、获得审美体验的重要途径”(《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甘其勋对“阅读”的功用有独到的见解:“阅读应该具有求知、立德、开智、审美的多重功能。”他还形象地把这四者比喻为旋律和谐、节奏一致的四重奏。

20世纪80年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了“终身学习”的概念,并指出学会求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处,学会做人是终身学习的“四个支柱”。

求知的途径很多,但人们求知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还是从书本中学习。

所以“学会求知”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学会阅读。

通过阅读,既能接受前人探索自然、观察社会的成果,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也能通过报刊、书籍和网络搜集需要的最新信息。

实用功能是阅读的首要功能,但在阅读活动中,其他潜在功能也往往会随之实现。

如浏览一部小说,本意或许在消遣,但阅读过程中读者对社会、人生的认识却不知不觉受到作者的潜在影响,也会学到许多自然或人文知识,受到情感的熏陶、感染,感受和领悟真假、善恶、美丑、曲直,逐渐学会明辨是非、正误、优劣、雅俗,获得审美体验,提高品德修养。

这种内在联系不易察觉,但又不可分割,就像我们聆听四重奏获得的是整体印象,阅读也应追求整体感悟、整体把握。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阅读对人的成长的影响是巨大的,一本好书往往能改变人的一生。

构筑书香社会的柱石之一:阅读

阅读学,说得通俗了就是指导读书的科学,当然,作为一门体系完整的独立学科,它所包含的内容极其丰富。

如以《阅读学新论》为首的“汉文阅读学大系”(14种论著)是对阅读理论的研究;早年著名语文教育家叶圣陶、朱自清合力编著的《精读指导举隅》和《略读指导举隅》(商务印书馆)和近年的《快读指导举隅》(河南大学出版社)则属于对阅读方法的指引;而中小学阅读教学也当为阅读学涉猎;此外还有从文艺到科学全面探讨阅读与创造的关系的阅读文化学。

然而,当前阅读学对于社会的最大意义所在是“播种读书种子,营造书香社会”。

早在197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16届大会就确立了“阅读社会”的概念,读书成为个人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而据新闻出版总署计财司统计,1997年全国销售图书74.71亿册,人均购书籍6.04册。

1998年全国销售图书77.04亿册,人均购书籍6.11册。

我国课本类(含大中专教材)图书销售数占总销售数的53.6%,而同期美国大中小学教材市场份额仅为22.4%。

由此不难看出,我国人均图书消费不仅偏低,而且不合理,尤其是课本比例超重。

近年情况虽然有所改善,然而,不难发现,一部分教师和学生关注阅读是出于应试目的,一些书商关注阅读是出于经济目的。

人们对阅读的认知由于功利而趋于偏颇。

对于国人不重视阅读及功利阅读的现状,甘其勋先生深表忧虑:“30年过去了,我国目前还有庞大的‘不读书人口’,许多人对‘阅读社会’、‘读书人口’等概念还很陌生,这说明我们还有必要对‘阅读’的意义加深认识和加强宣传。”曾祥芹教授认为,全力提高汉文阅读和表达的水平是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重要保证;而阅读学研究的归宿在于振兴阅读科技,提高阅读效率,培育“读书人口”,营造“书香社会”。

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副会长、南京大学徐雁教授一直致力于推动社会阅读,爱写书话的他试图通过多种努力引导大众阅读。

在其主编的《华夏书香丛书》(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第一辑10种)的总序中,他说明了自己和同仁们的志向:“解析源远流长的中华书文化史,来贴近现代读者的阅读兴趣,来培养读者爱书的情怀,来增益他们对图书的爱好,从而把自己陶冶成为一个真正的中国读书人。”徐雁教授说:“我们要为我们民族的跨世纪发展培育下千万个‘读书种子’”。

在中国,把12亿“自然人”真正变成“读书人”,显然任重道远,“书香社会”的建立,大概不无当代文人的理想成分,然而学者们此等襟怀,此等抱负,又不能不让今天和明天的读书人肃然起敬。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